• “引路人”持股將拍賣 龍星化工:入局新能源產業方案擱置

    龍星化工

    購得龍星化工(002442,SZ)大量股權,為上市公司“引路”新能源汽車產業的上海圖賽新能源科技集團(以下簡稱上海圖賽),將要黯然退出股東列表。

    近日,龍星化工公告表示,因公證債權糾紛,上海圖賽所持有的龍星化工3263萬股權即將拍賣,這幾乎是后者所持全部股份。

    上海圖賽實控人龐雷與其親屬控制兩家新三板企業,分別是富電綠能(430087,OC)和賽特康(834855,OC),經營業務都為新能源汽車產業鏈相關。成為龍星化工股東后,龐雷曾推動龍星化工著手收購富電綠能,但至今尚無結果,隨著龐雷方面資金危機出現,兩家新三板公司幾乎同時終止掛牌。

    隨著此次股權拍賣,龐雷的資本擴張之路全面退卻,龍星化工是否仍有意于新能源汽車產業鏈?龍星化工方面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龍星化工仍會審慎關注該領域,但與龐雷的合作繼續下去的希望不大。

    龍星化工超6%股權將拍賣

    2月20日晚間公告顯示,近日,龍星化工在網上查看到一份拍賣公告: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將在淘寶網司法拍賣網絡平臺上進行公開拍賣活動,拍賣資產為上海圖賽持有的龍星化工3263萬股股票。

    上海圖賽合計持有上市公司3264萬股,占總股本比例為6.8%,兩者的合作原本可能使龍星化工跨界新能源汽車行業。

    時間回到2017年,龐雷當時正在A股市場四處“看貨“,相繼與斯太爾(000760,SZ)、宏達新材(002211,SZ)方面接觸,最后成功受讓龍星化工控股股東劉江山的部分股份,后者還打算將6000萬股股份的表決權授予上海圖賽,使其獲得董事會中的最大話語權,但之后監管機構介入,使授予表決權的方案未能實現。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為了獲取這6.8%的股份,上海圖賽付出了6.95億元的代價。而根據2月20日收市時的股價7.57元計算,此次拍賣的股權市值已經只值2.47億元。而本次拍賣的起拍價也僅為2.4億元,上海圖賽投資損失頗大。

    截至2月21日早晨9點,該筆拍賣獲得超過2000次圍觀,0人報名,距正式拍賣還有2天時間。

    本次拍賣為法院強制執行措施,根據執行裁定書,上海圖賽與中誠信托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中誠信托“)存在公證債權文書糾紛,法院于2018年5月份就做出裁定,并發送執行通知,要求上海圖賽方面向中誠信托支付股權收益權等一系列費用,合計3.19億元。

    龐雷方面沒有支付現金,法院查明,上海圖賽將3263萬股龍星化工股票向中誠信托承擔質押擔保責任,卻至今未履行,因此根據相關法律,拍賣其上述股份。

    繼續與龐雷合作可能性不大

    對于龐雷來說,如今的龍星化工股權只是還債的籌碼和失敗的投資,但在2017年,出手闊綽的他一度有野心推動龍星化工跨界新能源領域,完成其資本運作之路的關鍵突破。

    在A股市場“搜貨”之前,龐雷及其妻子已在新三板市場擁有富電綠能和賽特康兩家掛牌公司。《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粗略梳理發現,這些企業大多與新能源汽車產業鏈沾邊,比如電容器、充電電樁、新能源汽車銷售等,而當時的龍星化工除了產品可用于汽車輪胎之外,和新能源汽車并無關系。

    龐雷所需的其實只是一個合適的“殼”,以將其新能源業務輸入A股。龍星化工2017年11月13日披露的系列公告表明,龍星化工與富電綠能將展開合作,拓展新能源汽車相關產業鏈。得一提的是,該項合作的審議之時出現插曲,龍星化工時任董事、總經理兼財務總監張文彬因“不了解新能源汽車行業,無法做出判斷”投出棄權票。

    成功簽訂合作協議后,龍星化工開始籌劃針對富電綠能的重大資產重組,后改為現金收購部分股權,但協議至今仍然無結果。龍星化工方面告訴記者,合作擱置主要是由于上海圖賽及龐雷方面出現較大問題,持續合作基礎發生變化。

    記者注意到,在龐雷夫婦受困于資金危機期間,富電綠能和賽特康遲遲不發布年報,紛紛于2018年7月份終止掛牌。龍星化工方面告訴記者,繼續與龐雷合作的可能性已經不大;公司仍會關注新能源汽車等領域的機會,但由于資本市場波動和新能源補貼政策的變化,會保持審慎的態度。

      織夢二維碼生成器
      【責任編輯:趙卓然】
      免責聲明: 能源財經網所提供之信息,不能保證其完全實時或完全準確,也不表明證實其描述或贊同其觀點,并對其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網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所有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上海11选五走势图